陝西省米脂縣水資源管理辦王某吃空餉十餘年,同時還在縣裡的聯通公司兼職,領著雙份工資,對於吃空餉和兼職一事,領導稱其家庭困難。昨日,記者從米脂縣紀委瞭解到,王某已被給予黨內嚴重警告處分。( 6月2日《華商報》)
  米脂縣有關“吃空餉”的新聞並非首播,早在今年年初,一條《女子舉報丈夫吃空餉6年,想離婚卻找不到人》的新聞就在網上不脛而走,引起輿論熱議。而在這則新聞中,領導否認“吃空餉”現象,對於兼職一事,強調其家庭困難,其實難消輿論質疑。因為家庭困難並不能成為公職人員吃空餉的理由,或者說,任何人不能以任何理由吃空餉。
  作為公務員,在聯通公司兼職不符合相關規定,家庭困難也不能成為理由。一碼歸一碼,如果王某確實家庭困難,單位應該向民政社保部門反映情況,由相關部門按國家政策給予照顧。若單位領導以家庭困難為由許其吃空餉,制度就會缺一個大口子,削減執行剛性。
  當地紀委工作人員介紹,因王某是在處理完單位內部的事情,才在外兼職,所以根據單位具體情況,並未達到扣除王某多年來在單位所領工資的條件。即便此說法屬實,那麼也應公示其編製和崗位,編製情況不透明,便缺乏說服力。畢竟如果真是吃空餉,那麼吃掉的是納稅人的錢,僅僅作出黨內嚴重警告的黨紀處分未免過輕,而主管領導的失察之責是不是也應該追究呢?
  事實上,早在2005年,中央機構編製委員會辦公室就曾印發《中央編辦關於對“吃空餉”問題開展督促檢查的通知》,之後,從中央到地方也進行了相關清理,但相關醜聞還是頻頻出現,所以“吃空餉”其實已是舊聞,不過總有“新理由”和“新數據”將其升級為新聞。由此看來,掀起“吃空餉”查處風暴,尚需打上責任補丁,如對當事人及相關領導進行問責。只有制度性斷供才能讓“吃空餉”的和“發空餉”的有所畏懼。
 
創作者介紹

年菜

jzciuujj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